标签: dissident

为什么就不光明正大的说出来

中国人获诺奖,感情总是复杂的。相比前两次,刘他身上的悲壮更多一些。五点零一分我看见结果时,谈不上有什么高兴,只感觉心中一块石头落地,却又被其他的什么堵上了。诺奖本应是对获奖人的一种嘉奖,可身陷囹圄的人,当他得知这条消息的时候,该是怎么样的心情。本来是件悲哀的事情,要是庆祝起来总感觉到凉飕飕,我们的社会也不会单纯因为这样一个奖项而变得更民主更公正更法制,关于任期不久的温总理的改革口号的种种猜测也不会豁然开朗。本人妄断,作为一个参加了我的生年的那次惨痛事件后但没有逃进外国大使馆也没有逃出国,而是坚持在大陆顶着种种压力进行民运的人来说,显然不是抱有颠覆政府想法的反抗者,也不是见风使舵的政治投机小人。11年牢灾生涯一定不会是他想要的结果,因为这位年过半百的人将用一种悲情的方式,用自己的11年自由,为我们无力地证实现今他热爱的这篇土地上可悲的细狭言论空间。

良心自知,诺奖于他虽不足为道,对于我们却有着非凡的意义。从此我们谈论刘,不再需要以一种地下的姿态,正如之前发生过的那么多的被掩盖的事情,虽然不觉得南方系之流会出来触雷,但起码在网络这个信息相对不容易监管,有特殊渠道可以获得相关信息的地方,我们可以看到更多的人会来关注一下人权民主这个事情,其实我们买不起房子,买不到回家的车票,等等此类我们挂在嘴边的烦心事,都是集权最终呈现的恶果。

今天诺奖一事,一定又会有无数愤青借此或含蓄或直接的,以各种方式攻击党与政府。言论的空间这般死磕只会变得越来越狭小,正当的诉求渠道只会变得越来越少,网络意淫与谩骂成本很小,但却无助于爱国,反而很有可能会害了真正的志士探寻当下有效的渠道。还有毕竟在我们可见的将来,国家的领导党派和它的性质不会发生变化,而且你们中的有些已经或者将会成为党员,说的一些话恐怕不会是太好的档案素材,就算是你们想先忍辱负重夺取高位再先天下之忧而忧,最好也尽早收起键盘上锋利的手指。

同样我难以赞同那些阴谋论操纵论者,为什么在你们眼里国人的智商永远只有那么低,低到全都在关心无聊的炒作,国人的思想就那么容易被操控,像动物一般眼中非黑即白?我就想问,当今的中国有没有存在人权的问题?你自己有没有基本的人权需求?既然有,为什么不允许我们来平等地的讨论这个问题,你就一定就认准那国外黑手?国家之间随时都有博弈对抗,我们的祖国也不会幼稚到不设防,不排除奖项之中可能有一定的政治因素,但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化这种疑似的推手之力,在一个相对公开的新闻舆论环境下来推进我们自己的建设?为什么你们选择看到的就是“国外势力”从而对他进行大方向上的批判?如果你们一直坚持这样拒绝别人的一些有价值的探究,那我反倒不知道谁才是所谓的“帝国主义走狗”了。

个人觉得诺奖不会被有基本清醒头脑的人称为胜利的终点,刘晓波也很难称为曼德拉式传奇,而且作为一个主流媒体上的禁区,它的短长期影响都有限。抛开沉重的期望,学生弱势群体虽然很难下决心去些有关人权的种种,但多一些思考多了解一点真相总是不枉白活的。

也许这一天会成为历史,但我们现在都无从得知。希望刘晓波在里面都能还好,祝福你早日归家团员。

Via 小学弟阿杰校内激扬之作

祝贺你,希望你早日回家-2010.10.8

2010年10月8日,注定不会像平凡日子那样,在中国的历史长河中被抹去。各种冥冥烛火在暗夜中苦苦挣扎,却终于有一天这股火光会汇聚在一起,发出耀眼的光芒。

路透奥斯陆10月8日电—仍在狱中的中国作家刘晓波周五获得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中国政府对此已有预料并提出强烈批评。刘晓波去年12月被判处11年徒刑,此前他参与起草了一份呼吁言论自由和多党选举的文件。颁奖典礼将于12月10日在奥斯陆举行,诺贝尔和平奖奖金金额为1,000万瑞典克朗(约合150万美元)。

|||简介

刘晓波(1955年12月28日- ),生于吉林长春,中国作家、持不同政见者、著名政治犯,曾任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講師、独立中文笔会主席。

他曾經參與八九民運。因發起《零八憲章》,呼籲政治改革,遭中國政府在2008年逮捕,並依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名,判處有期徒刑11年,剝奪政治權利2年。目前正在服刑中,預期出獄時間在2020年6月21日。

于2010年10月8日北京时间下午5点,挪威奥斯陆时间上午11点获得2010年诺贝尔和平獎。

|||生平

1980年代中期,刘晓波因对李泽厚的批判而名震文坛,被称为“黑马”。后因参与六四事件、呼吁为六四平反和要求中国当局进行民主宪政改革而多次被 捕。获释后大量发表文章,抨击时政、关注民间维权。这使得他成为中国当局重点监控的对象,在每年的一些敏感时期(如六四周年、两会、党代会等),中国当局 对刘晓波实施某种程度的软禁,要求不得外出、访友,甚至切断其电话、网络的通讯。刘晓波因发起《零八宪章》被捕,2009年12月25日北京第一中级法院 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刘有期徒刑11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

中国海内外百名知识分子和维权人士、西方國際社會將他提名為諾貝爾和平獎候選人,但是中國政府已警告挪威政府勿頒諾貝爾獎給劉曉波。诺贝尔研究所的 所长盖尔·龙德斯塔德表示,诺贝尔委员会将不会屈服于外界压力。他说:“我们在1989年将和平奖颁给达赖喇嘛,我们已经清楚地表明,我们是个独立的委员 会,我们不会照任何人的话办事。”

2010年10月8日,诺贝尔评审委员会主席贾格兰宣布,诺贝尔奖委员会以「他在中国為基本人權持久而非暴力的奮鬥」、致力於中國民主化,获颁 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其妻刘霞接受有线电视台记者吕秉权电话访问时心情激动,希望给刘一个拥抱,将这个消息立即告诉他,感谢每位支持刘晓波的人,并希 望丈夫刘晓波能够到挪威领奖,但不知能否有此机会。

|||社会反响

刘晓波因發表零八宪章被刑事拘留后,国际间包括大赦国际、人权观察、记者无国界和国际笔会等机构,就不断的呼吁中国政府将他释放。美国国会众议院以 410票赞成,1票反对,通过一项旨呼吁北京当局立刻释放刘晓波的决议案。美国国务院表示,中国应该立即释放刘晓波,并尊重所有中国公民應俱有国际所公认 表达他们意愿的权利。国务院发言人凯利说,自刘晓波被拘捕以来,美国就刘晓波的案件和中方官员已进行了多次交涉。欧盟同样要求中国释放刘晓波,并结束对签 署《零八宪章》的其他人员的骚扰和拘留。

2009年12月10日,328名《零八宪章》的起草者和签署人发表声明,表示愿意跟刘晓波共同承担责任。在《我们愿与刘晓波共同承担责任》声明 说,如果刘晓波被起诉,那么作为《零八宪章》的签署人,每一个人都是案件的组成部分,“对刘晓波的起诉就是将我们每一个人都置于审判席上;如果判处刘晓波 先生有罪,也等于判决我们每一个人都有罪。我们只有和刘晓波先生共担刑罚”。

2009年12月25日,劉曉波被判處有期徒刑11年,香港支聯會、四五行動、天安門母親等民運組織成員遊行以示抗議。12月27日,二十多名香港 巿民在深圳羅湖橋靜坐聲援劉曉波,其中多人被當局扣查,包括記者。在社交網站Facebook中也有一個叫做”強烈要求大陸當局立刻釋放劉曉波!”的群 組,至今已經有12,000多人加入。明報也作出了關於這個群組的報道。

对于审判结果,德国总理默克尔表示“震惊”,并希望中国对此案加以修正;德国外长威斯特维勒对此案“深表忧虑”;德国联邦议会主席兰马特认为该案 “令人惊恐”。12月26日,法国外交部对刘晓波被判重刑发表公告,呼吁中国当局履行与欧洲联盟人权对话中所作的承诺。对中国重判刘晓波,法国深感忧虑。

2009年12月28日,达赖喇嘛对刘晓波被判刑发表公开声明,认为“中国政府对刘晓波这样表达言论自由人士的肆意判刑,显然违背了国际人权公约的基本准则,以及中国宪法明文规定的言论自由精神”。

2010年1月,崔卫平通过电话等方式询问了100多位中国知识分子对刘晓波获刑的看法,在征得对方同意的情况下将其看法发表于twitter。

2010年1月15日,中共老干部胡绩伟、李普、戴煌、何方发表公开信,信中称对刘晓波被判刑“感到困惑不解”,“刘晓波犯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罪’的主要罪证是提出了‘联邦共和国’的口号。年轻的同志可能不知道,我们这些老同志都记得:‘联邦共和国’的口号是早在中国共产党‘二大’就提出来的, ‘七大’党章党纲又重申的正确口号。我们党正是依靠这个正确口号和一系列深得民心的方针政策,才赢得各族人民的支持,从而打败了国民党反对派,一九四九年 成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15日后,20名中共元老(其中包括前毛泽东秘书李锐、新华社前副社长李普、前国家新闻出版署署长杜导正、著名散文家袁鹰、著名 诗人兼评论家邵燕祥、著名大律师张思之等)联署公开信,要求撤销对刘晓波的一审判决。

2010年1月19日,國際性作家組織「國際筆會」美國分會提名劉曉波角逐諾貝爾和平獎。捷克前总统瓦茨拉夫·哈维尔、达赖喇嘛、南非图图大主教等 多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及安德烈·格鲁克斯曼、瓦坦·格雷戈里恩、迈克尔·穆尔等人通过project-syndicate 网站联名推荐刘晓波为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人选。

2010年1月22日,代表了来自36个国家、800多名学者的欧洲汉学学会,向胡锦涛发出公开信,呼吁立即释放刘晓波。

2010年3月10日,全球150多名学者、作家、律师和人权倡议者在致吴邦国联名信中,呼吁代表中国最高权力机关的全国人大,通过推动释放刘晓波来表明中国将以认真态度来实现法治的目标。

相关内容来自WIKI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