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围脖力量

围脖力量 @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

微博上看到@安猪1KG 对于 @李白驹 质疑微博解救乞讨儿童围脖的回复

我且不赞同安猪的话,如果真要给国人潜意识加个梏,应该是国民在看到随街乞讨的儿童后,压根没有太多人去关心这些是否是被拐卖儿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说打110,能上前问个话者更少,而如今微博力量的崛起,稍稍改变了部分国民(当然是大部分接触网络的国民)的思维意识,动动手转发的小行动或许就能给人带来希望的善行,由公众人物铺开,逐渐显现出群体性参与的趋势,这是报官能解决的事吗?

当下社会,政府的无为给了普通公民行使更多公民权利的机会,从钱云会“交通肇事案”,到李刚门,到“老男孩”的盛行,正是微博力量在事件背后的推动,逐渐改变了事件原本所发展的轨迹。试想微博还未如此大面积铺开的时代,这样的事件层出不穷,但都被官媒和谐无声,有多少内幕被真正抖出。如今,是政府来适应微博的时代,也是公民发挥更大个体效应的时代,140字内容被无限转发,受众又何止区区自己所关注的那些人而已。

兔年春节,微博解救乞讨儿童的微博行动,从小热门话题逐渐转变成全围脖er共同参与的活动,公众人物带头转发各地乞讨儿童微博,微博效应在网络媒体,纸媒等越来越受到重视,如果说当初可能是新浪微博的一次营销策划,可如今它俨然已经成为了网络上的热门话题,公民力量的介入,使得原本一直存在我们身边不受重视的现象越发收到关注。

此外,官或者政府的力量有多大,有多广。回想当初川震志愿者与政府官员或解放军战士的关系,不能说志愿者撑起了川震灾后重建的重任,但这数万名全国各地的志愿者的涌入,加速了川震后的救灾和重建,哪里有灾情,哪里就有志愿者的身影。同样是解救乞讨儿童的行动,政府在这场公民自发组织的行动中并不能发挥百分百的作用,如果可行,这些乞讨儿童,那些人口贩子还会如此逍遥法外?围脖er就是志愿者,遍布在全国各地的围脖er时时处处都可以加入到这场行动中来,这就好比游击战与阵地战,而对于人口贩子这类特殊人的特点,游击战更适合取得这场战役的胜利,各地的围脖er就是战役中的志愿者。

相信在如今国内并没有更有效的官方解救乞讨儿童的行动前,微博的力量会在其中发挥无限的作用,一张照片,一次转发,都可能带来一次家人孩子重逢的机会,如果不明白,想想那些被拐孩子的家人的心情,。

动动手,多一次转发,多一份让父母找到孩子的可能!再小的力量也是一种支持!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