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哀悼

哀悼日

RT @andreyu 4月21日,全国哀悼。这让我回到了两年前的5月19日,下午2点28分的时候,我正坐在成都的四号工厂青年旅舍。在那一刻,每个人好像有默契似地停下了手中的工作,默默站起来,向着北方,所有汽车都停了下来,停在马路上,然后,笛声长鸣,前后大概持续了五分钟 因为这个人,因为1KG,原本与自己,或者说很难牵扯上的事,也因此而连接在一起。两年前的那场灾难,爆发的太多悲悯。那次的哀悼日,下午2点28分,我正在学校畅远楼上班主任的web课,确切的说,我们都在等待那一刻的到来,时间仿佛停止了转动,窗外是骤响的笛声,学校上空回旋着警报低沉的哀号,整个楼都能听到站起椅子合上的声音,之后便是长长的静默,向着黑板,我相信那时候每个人脑海中都会一刻不停的回顾着地震中出现的一幅幅情景,而1个多月后,我便身处在废墟边,看着那断壁残垣,静静的回想着地震当时所发生的种种故事。 两年过后,地震再次来临,可是这一次,我却已不是那般的紧张与担忧,经过汶川地震,全国人民似乎都对地震有了更清醒的认识,第一时间的消息传播,第一时间的新闻报道,全国发动力量救助灾区,固然没有大规模的捐款,灾区也没有出现大规模的NGO组织,可是国民依然对玉树时刻关注。如果说汶川地震奢求了大多国民的泪水与感动,而这次地震则让人感觉到更多的是对待地震的理性态度,以及对政府的信任。 的确,传媒的发展,即时新闻的实时传播,可以让更多的人第一时间了解到玉树的情况,而人人都是记者的时代,每一个瞬间,每一个细节,每一个内幕都会被曝光在群众的眼光中,受到群众的监督,因此,也有了更多的人知道玉树的前线情况,也就可以更及时,更合适的给予帮助。 俩次哀悼,国家为公民降半旗,全国取消一切娱乐活动,这是国家的进步,也是公民的进步。对待生命的态度,始终是一个国家该有的姿态。到处是肃穆的黑色,这是我们对逝者的尊重,我们不可能都去灾区,在后方除了物质上的给予,精神上的慰藉更是对灾民莫大的鼓励。而这一点,即使是在汶川地震两个月后,仍然显得甚是重要。 逝者安息,生者坚强!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