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就不光明正大的说出来

中国人获诺奖,感情总是复杂的。相比前两次,刘他身上的悲壮更多一些。五点零一分我看见结果时,谈不上有什么高兴,只感觉心中一块石头落地,却又被其他的什么堵上了。诺奖本应是对获奖人的一种嘉奖,可身陷囹圄的人,当他得知这条消息的时候,该是怎么样的心情。本来是件悲哀的事情,要是庆祝起来总感觉到凉飕飕,我们的社会也不会单纯因为这样一个奖项而变得更民主更公正更法制,关于任期不久的温总理的改革口号的种种猜测也不会豁然开朗。本人妄断,作为一个参加了我的生年的那次惨痛事件后但没有逃进外国大使馆也没有逃出国,而是坚持在大陆顶着种种压力进行民运的人来说,显然不是抱有颠覆政府想法的反抗者,也不是见风使舵的政治投机小人。11年牢灾生涯一定不会是他想要的结果,因为这位年过半百的人将用一种悲情的方式,用自己的11年自由,为我们无力地证实现今他热爱的这篇土地上可悲的细狭言论空间。

良心自知,诺奖于他虽不足为道,对于我们却有着非凡的意义。从此我们谈论刘,不再需要以一种地下的姿态,正如之前发生过的那么多的被掩盖的事情,虽然不觉得南方系之流会出来触雷,但起码在网络这个信息相对不容易监管,有特殊渠道可以获得相关信息的地方,我们可以看到更多的人会来关注一下人权民主这个事情,其实我们买不起房子,买不到回家的车票,等等此类我们挂在嘴边的烦心事,都是集权最终呈现的恶果。

今天诺奖一事,一定又会有无数愤青借此或含蓄或直接的,以各种方式攻击党与政府。言论的空间这般死磕只会变得越来越狭小,正当的诉求渠道只会变得越来越少,网络意淫与谩骂成本很小,但却无助于爱国,反而很有可能会害了真正的志士探寻当下有效的渠道。还有毕竟在我们可见的将来,国家的领导党派和它的性质不会发生变化,而且你们中的有些已经或者将会成为党员,说的一些话恐怕不会是太好的档案素材,就算是你们想先忍辱负重夺取高位再先天下之忧而忧,最好也尽早收起键盘上锋利的手指。

同样我难以赞同那些阴谋论操纵论者,为什么在你们眼里国人的智商永远只有那么低,低到全都在关心无聊的炒作,国人的思想就那么容易被操控,像动物一般眼中非黑即白?我就想问,当今的中国有没有存在人权的问题?你自己有没有基本的人权需求?既然有,为什么不允许我们来平等地的讨论这个问题,你就一定就认准那国外黑手?国家之间随时都有博弈对抗,我们的祖国也不会幼稚到不设防,不排除奖项之中可能有一定的政治因素,但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化这种疑似的推手之力,在一个相对公开的新闻舆论环境下来推进我们自己的建设?为什么你们选择看到的就是“国外势力”从而对他进行大方向上的批判?如果你们一直坚持这样拒绝别人的一些有价值的探究,那我反倒不知道谁才是所谓的“帝国主义走狗”了。

个人觉得诺奖不会被有基本清醒头脑的人称为胜利的终点,刘晓波也很难称为曼德拉式传奇,而且作为一个主流媒体上的禁区,它的短长期影响都有限。抛开沉重的期望,学生弱势群体虽然很难下决心去些有关人权的种种,但多一些思考多了解一点真相总是不枉白活的。

也许这一天会成为历史,但我们现在都无从得知。希望刘晓波在里面都能还好,祝福你早日归家团员。

Via 小学弟阿杰校内激扬之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class="" title="" data-url="">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pre class="" title="" data-url=""> <span class="" title="" data-url="">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