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痕评绿城Season 3】纯粹的足球不纯粹 尊严比生存更重要

每当遇到无法解释可以理解却难以接受的事实的时候,就有人出来用成熟的口吻对我说,这是天朝的特色。当我想质疑的时候,他们带着一丝诡异的微笑拍着我的肩膀说,这是个神奇的国度。是啊,因为神奇所以会有太多诡异的事情,因为神奇所以才会让纯粹变得不纯粹。从字里行间从道德法律都无法完全的解释一件事的真实一面,不是黑幕重重而是明目张胆。只能叹息只能摇头,无法呐喊,你的呐喊声比深夜中看家的狗吠声还要微弱。这是个人治大于法制,人情大于法律的社会,社会尚且如此,更何谈足球呢?

我一直很欣赏香克利对于足球的评论,足球无关生死却高于生死。足球原本应该是纯粹的,球员教练乃至俱乐部和球迷都应该有对于胜利的推崇对于血性的尊重。足球场不只是竞技场,足球场可以有阴谋阳谋,但是这种阴谋阳谋应该建立在足球本身,烟雾弹也好,拖延时间,刺激对手也罢,经济元素是支撑足球的基础这无可厚非,但是政治却永远是足球的天敌。当乌代拿着枪对着伊拉克球员的时候,当某领导拍着桌子要求夺得冠军要求保级的时候,当掌门人拍着脑袋要求冲进世界杯的时候,足球已经不是足球,只是政治的附属是某个人或者一群人升官发财游戏的产物。这是足球的悲哀,更是球迷的悲哀。

喜欢看欧洲的足球,不只是因为欧洲足球的水平高,更因为他们对于足球的认识和对足球的尊重,他们更加的纯粹些。也有假球默契球但是至少不会让人感觉假的一塌糊涂,热刺做客梅阿查上半场连丢四球却最终连扳三球,以3:4的比分昂首离开,他们有骄傲的资本,那是一种对足球的尊重对对手的尊重更是对球迷的尊重。

天朝的足球一直不纯粹,所以天朝的足球一直无法用正常的评判标准来评判。胜负的关键在于俱乐部和教练的意图,在于钱袋子。看多了也就麻木了,只是因为那颗总是在跳动的心不甘寂寞,所以我总会去黄龙去呐喊去咆哮,这无关胜负本身,只为球场上球员的态度。别跟我说战绩,别跟我说排名,球迷看的不只是胜负本身看的是比赛本身。胜利可以找到很多条理由,失利更可以找到无数条理由。可以厌战,可以内讧,可以惧怕亚冠,也可以因为人情,还可以是足协的内部指令,足协要求和谐的精神,当然还可以卖球赌球,至于运气场地伤病这种纯粹足球之下也会出现的原因就更不用说了。

当我愤怒的时候,有人就更我说足球就是游戏,就只是一场戏,还有人会意味深长的说天朝足球的水深着呢?诚然,我何尝不知道。我只是假装不知道而不去理会那些传闻那些应有的暗战,我只是假装让天朝的足球有那么一丝的纯粹。俱乐部的艰辛,我何尝不知道,上赛季开赛之初我就说过2009是坚守的一个赛季,上赛季末降级之后黄龙主办亚洲杯预选赛的时候我和朋友拿着“绿城是被做下去的”的A4纸对着主席台高喊,“南勇,你看到了么”,可笑么?可叹么?可悲么?

绿城的配置是否高端,是否对得起现在的排名,我不去说,我只想说现在所谓的排名是否代表真实的一面。俱乐部厌战,其他俱乐部何尝不在厌战,否则辽足早就冲击三甲了,绿城下半程的胜利中有几场比赛是让人满意的。是谁制造了假象,是谁在用所谓的胜利忽悠着球迷,难道是球迷对不起俱乐部,难道真像蔚少辉那样,面对着媒体大声质疑中国的球迷没良心。

将心比心,俱乐部固然投入了几千万,但是上万球迷一个赛季的花费也有上千万,老板没有欠球迷的,但是球迷何尝是欠老板的。主教练可以为取得成绩的沾沾自喜,但是有没有想过是否让球迷满意,球迷也是消费者,虽然只是最低端的消费者。当体制强奸联赛生出了伪职业的时候,我们无力抗衡,我们只是渴望些许的纯粹。也许像阿娇说的那样,很傻很傻。只是这是我们的错么?我不知道。

马丁·路德·金曾说过:“最大的悲哀不是坏人的嚣张,而是好人的过度沉默。”有些东西比胜负更重要,有些血性比生存更重要,当出卖尊严而获取所谓生存权益的时候,我想这个人活着已经死去。当然我是这么想的,很多人不会这么想,苟活于世要胜于慷慨赴死,人与人的追求是不同的。我对俱乐部的所作所为可以理解,但是我很难容忍。所以我离开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class="" title="" data-url="">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pre class="" title="" data-url=""> <span class="" title="" data-url="">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